漠空

一片空白。

钥匙扣上携带着铃铛玉佩与芯片,如同岁月变迁技术发展。

我所追求的事物究竟是什么呢?未曾被发现过的不随时间流逝而改变的事物?历史?不是,一个概念而已。

如此的一个新概念,未曾被定义过的不随时间流逝而改变的概念。

这就是我要从这诺大的世间中抽离出来的小小事物。

而我又将如何抵达终点呢?在如此沉浸于他人已定义好的概念并努力掌握它们之时。

若是此生终究无法寻得该事物,那么死亡便是我回归永恒的捷径罢了,虚无而宁静,机体停止了运作,不再有任何导师去指引其后的道路,全凭自己探寻。机械唯物主义与社会达尔文主义,一个人的行为若是没有特殊的外力干扰则永不可能自行改变其道路,一切皆已命中注定,所谓自由意志只是体现出来的表层而已,用于告知将往何处。

但即使是外力干扰,仍然很难改变其既定的道路,所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不要变成讨厌的人",什么样的道路才是应当坚守的?"勇士终将长出鳞片化作恶龙",于最近看的《激荡四十年》中似乎一切民营企业都有着顽强的奋斗力而国企却总是有着层层阻碍,是什么让姓"社"的最终总是投入了姓"资"的怀抱?为何可以生存时便放弃努力?

近日看了三则消息,报复型杀人,华为被封锁,扶贫式结婚。

这个社会究竟是怎样的呢?是如何发展到了现在这种情况又是如何在运作的呢?

反智主义与精英主义究竟孰优孰劣?

所谓报复型杀人,看到的两个例子:其一是、某中国男子仇恨女性,选择一个在路上正常行走的女性进行谋杀,目的仅在于希望其能够与自己的生命同死,一种微不足道的,对自己生命的轻蔑,期盼着在通过对更高生命的杀害中得到升华,野蛮征服了文明。其二是、一位日本女性在街头刺杀一位男子,据称"因为太喜欢所以想要一起死掉"。

此二事皆为一种"同死"的欲望。一无所有,无所畏惧。生命的层级源于何处?那种"生命的全部意义在于你"的感情是如何产生的呢?

此刻的我只能提出问题,却不能给出回答,为何为何?担心忧虑恐惧害怕错误?暂且如此,继续。

华为被封锁之事我所想到的不是这一关过不过得去,而是华为的未来将何去何从,在任正非的访谈中有一句话很触动人心,"最困难的时候是大家都有钱了,苦活累活没人去干,都想挑轻松的事去做,现在这算什么困难啊,我们斗志满满!",此为凭记忆复述出来的话,因此与原话并不相同,但其中蕴含的意味颇有趣。

思考华为何去何从指的是,任正非如此强势的推行其制度,而其女儿又被困在加拿大,若是此间任正非有意外发生导致无法继续管理华为,那么谁将成为华为新的精神领袖?华为下一任的接班人将会是谁?可能发生秦惠王那种为了体现自己权威而除掉商鞅的做法吗?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最初知道华为是在书中看到了华为的员工股份制,在职则享受分红,也可以进行兑现,正是我之前看了不知道什么资料后萌生出来的念头,而华为却已实际应用了多年,由此自责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就是那种自己非常无知却自以为知的感受,自鸣得意的“创新”不过是从浅薄的了解中变化而来的,以至于总有先行者成事在前 。踏踏实实做事吧。

扶贫式结婚是最后一个要讲述的时事了,因新婚姻法让婚前财产不再计入离婚时分产的规定,出现了这样的情况,某些男性与女性要结婚,男性全资买了房子,而后女性出资装修,其后离婚,女性一无所得反而倒贴装修款,在讲述此事的文章中相当煽情的描述这样一个细节"买的东西里面有婴儿床,在一方规划着未来时,另一方却想离开"。

说到此时,便顺带说说几年前的思潮,女性坚持要男性全资买的房子加上自己的名字,而那时候的评论却一面倒的批评女性贪得无厌,事态无非如是,从这样的事中能吸取什么教训呢?做好财产清算?不得而知。

此记,暂毕。

发表评论